走起寻找本土文化夜生活

  哈啤酒,吃蛤喇,豪爽痛快。对青岛夏夜的“一见钟情”,也许就是这样“看上去很简单”。

  卖茶叶蛋的小哥其实是开茶叶店的老板,你意犹未尽跟他聊着茶经,他转身拿起话筒就跟爵士乐队嗨起了歌;指着摊位上的二手书,说着自家八个压垮的书架的青年摊主,其实是做了10年香道传播的文化坚守者;摊开一摊子古玩拍卖图录和小文玩的中年摊主,装了一肚子关于日本回流古玩的故事;挨着他的摊位,正青春的小嫚,给大家介绍着有千年历史的苏锦、香云纱等绫罗绸缎……

  每逢周六,华灯初上,古早文化城楼下,熙熙攘攘的人流,在70个整齐划一的摊位展开夜游图,摆摊的人和逛街的人,邂逅着邂逅的欢愉。

  “夜晚的市集很多,我们这里有一份不一样的文化韵致。”古早文化城的负责人孙怡表示,古早市集的夜市是“不一样的烟火”,这里摆出的摊子和他们的摊主都是有层次的,需要大家层层发现惊喜,“做文化首先要自己娱乐自己,才能娱乐别人。”所以,这是一个文化人和文创人炮制的欢乐party。

  一些市民看着古玩城的大门会多少有些“望而却步”,但摊开在地摊上的文玩小物,却能让大家轻易接受。“从楼里搬出来摆摊,任何人都可以来看看,任何人都可以来交流,近距离接触你的东西。”浮山窑执行馆长仝莎莎在文化城有一个一楼的陶瓷门店,门店的大门开向夜市,但她还坚持每逢夜市就出摊,“门没有了,人与人之间距离拉近了,人与文化的距离也拉近了。”每当她在摊位现场拉胚,就会引来逛街的市民关注陶瓷的制作,“地摊是很好的传播途径”。

  而古早市集的夜市开场之时,她把标价3000多的苏锦制作的成衣摆到了摊位上展示,“为了让更多人现场感受传统布料,了解东方服饰。”摆在一旁的,还有精致的盘金绣、双面绣团扇。“很多人喜欢这些绫罗绸缎,传统绣品,但是大家觉得融不到生活中,我们摆到地摊上展示,就是让大家看到,其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穿戴起来,并且很有气质。”

  围观赵鑫摊位的市民着实不少,甚至很多人上楼左拐就进了她的店铺。看上去很遥远的美好,就这样被地摊的地气儿拉进到了市民的生活里。

  张坤说“我的摊位主要还是卖我自己的二手书,已经卖了29本。香道还是需要在楼上讲,但是摆摊出来,能跟人聊得更近,大家聊上几分钟,就能认同我。”85年出生的张坤,是岛城为数不多经营沉香生意并且进行香道文化传播的品牌经营者。“10年前我因为要助眠,在深圳买了一盒台湾产的香。10年后,我一直在代理这款香。”

  2012-2013年,青岛曾有不少人开店经营沉香,后来很多人不再经营,张坤却在代理沉香的路子上,注册了自己的品牌“安汝止”,进行文化传播。安汝止,出自《尚书》,在《康熙字典》中注解为:止于至善、宁也定也。”张坤说这也是焚香能带给大家的感觉。

  “很多人说香是有钱人玩的,是闲人玩的。但是香文化并不是这样,宋代就有焚香点茶的文化渊源,古人都用熏香祛晦。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重要部分。”

  张坤经常公益开讲香文化,他去过中央美院开讲,经常在岛城的雅集里普及香道,如今在夜市里,他也能在人群里“聊”出识香人。“文化属于大众并非小众,文化自信就是让更多人接触到文化,让大众更多去认识文化,形成文化自信。”

  创意珠串,奇巧木作,酷器潮玩,回流美物,陶瓷茶器,古董摆件,创意植物,个性首饰……古早市集的夜场在星光与灯光掩映下琳琅满目。

  “就是感觉朋友发的这个夜市跟别的地方不一样,来逛一逛,没想到真的有收获。”娄女士还在市集最北头的摊位,买到了摊主用黑茶煮的茶叶蛋。

  王云飞说,正宗黑茶煮的山鸡蛋,加上他配置的独家香料,保证健康好吃。他透露自己是有厨师证和面点师证的,“正八经儿研究过吃食。”茶叶蛋锅旁边,还摆着王云飞儿子的进口4段奶粉罐,配着正宗台湾高山茶,他还制作无添加奶茶售卖。

  “其实成本多高、赚钱不赚钱我没多考虑,我主业还是卖茶叶。”说起茶叶的种种文化,王云飞很是能聊。聊着聊着,摊位旁边的爵士小乐队奏起了王云飞熟悉的歌,拿起话筒,他就成了乐队主唱,“我大学时的专业是美声。”